中國國內旅遊火爆,但為什麼外國人望而卻步

隨著中國經濟面臨巨大挑戰,外界對其增長潛力感到擔憂,至少在近期是如此。

然而,中國國內的旅遊業卻成為一個關鍵的例外。

中國文化和旅遊部的數據顯示,在上周為期五天的「五一」勞動節假期中,中國國內旅遊人數達到2.95億人次。這比2019年新冠疫情前的數字高出28%。

交通運輸部的數據也十分驚人:鐵路客運量近9200萬人次、民航客運量近1000萬人次,公路人員流動量近12.5億人次。

但與此同時,國際入境人數卻持續滯後,目前進入中國的外國人僅為2019年的30%。為什麼會有這種不均衡的情況發生?

從上海驅車不遠就能到達景色秀麗、歷史悠久的水鄉烏鎮,這裏被認為是中國最受歡迎的旅遊景點之一。

我們到達時,狹窄的小巷和橫跨小溪的橋上擠滿了遊客。

在烏鎮,最受歡迎的事情就是身著傳統漢服拍照留念,彷彿「穿越」回到了幾百年前。

我們看到兩名20多歲的女生從東北的吉林省專程來烏鎮旅遊,她們是高中同學。

到達烏鎮後,她們花一個小時把頭髮梳成精緻的古代風格——她們對烏鎮的古典之美讚不絕口。

我們問她們,在新冠疫情管控措施解除後,他們的家人和朋友是否經常外出旅行?

「當然,新冠結束後,我們都去了別的地方。」

附近一位賣雪糕的當地人也表示,最近訪客量「還不錯」。

和新冠疫情之前一樣多嗎?

他回答說:「差不多。」

賣傳統小吃的店主王穎(Wang Ying;音譯)笑了笑,表示也有同感。「生意很好,只會越來越好。」

這一切對於中國政府來說都將被視為好消息。北京一直認為,促進國內消費可以應對經濟中顯著下滑的部分。

曾經輝煌一時的房地產行業的巨頭們正在努力維持經營,地方政府債務持續上升,而持續的青年失業問題讓高學歷的大學畢業生前途未卜。

面對這些挑戰,中共將今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目標設定為「5%左右」。除了分析師長期以來一直質疑該國官方增長數據的真實性之外,經濟學家也在質疑,如果沒有額外的重大刺激措施,中國如何能在2024年真正實現這一目標。

其中一條救命稻草可能是更加繁榮的旅遊業,這可能帶來更廣泛的商業機會和更多的服務業機會。

攜程集團國際事業部首席運營官婁曉博對BBC表示:「我們看到國內旅遊需求非常強勁,酒店搜索量與去年相比增長了67%,機票量增長了80%。」

來自「環球旅訊」的旅遊業分析師彭涵正在跟蹤投資線索,以了解商界對該行業前景的真實看法。

「對於洲際(Intercontinental)、萬豪(Marriott)和希爾頓(Hilton)等知名國際酒店品牌,你只需看看它們2023年在中國的增長情況。」他說道。「然後再看看這些大型酒店集團在2024年的業績目標。它們也設定了相對較高的目標。這表明他們對中國市場的增長潛力非常樂觀。」

不過,雖然本地遊客的數量可能會增加,但彭涵也指出人均消費仍然持續偏低的問題。

他說,中國經濟的總體不確定性使人們更加重視儲蓄,因此人們正在尋找物美價廉的選擇。他們依然去度假和購物,但卻更加節儉。

這正是吸引出手闊綽的外國人可能會有所幫助的地方。

但是,外國人來華旅遊人數卻遠不如從前。2019年,有近9800萬國際遊客來到中國。而去年只有3500萬,其中包括商務旅行、學生等。

婁先生將國內與國際市場的現狀描述為「不平衡」。

對於許多專門為外國遊客提供服務的旅遊業者來說,「不平衡」可能已是保守的說法。

三年來嚴厲的防疫措施導致來自其他國家的遊客人數銳減,但這並不能解釋現在的狀況。

澳大利亞伊迪斯科文大學(Edith Cowan University)商務與法律學院旅遊業研究中心主任黃松山將這種疲軟歸咎於「全球地緣政治格局的變化」。

他在同行評審期刊《東亞論壇》(East Asia Forum)上引用了皮尤研究中心在2023年進行的一項調查。他寫道:「大多數西方國家的個人對中國持負面看法。中國政府對社會法規的收緊可能會給在華外國遊客帶來不適。」

一些國家政府的官方旅行建議也呼應了這種觀點,有時措辭相當嚴厲。

美國政府警告,由於當地存在任意執法,包括與出境禁令有關的法律,以及不當拘押的風險,建議擬出行的遊客「重新考慮前往中國大陸旅行」。

澳大利亞則建議遊客「高度謹慎」,警告「澳大利亞人可能面臨被任意拘留,或遭包括定義寬泛的《國家安全法》嚴厲執法的風險」。

政治環境也對航班數量和價格造成了影響。

往返北美的航班尤其如此。上個月中美之間的往返航班為332班,而2019年4月則為1506班。

因此,直飛航班可能一座難求,即使有價格也可能非常昂貴。

去年11月,習近平主席在舊金山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期間的晚宴上發表了講話,談到了這一點。

他對大家說:「我今天同拜登總統達成重要共識。」

他說:「兩國將推出更多便利人員往來、促進人文交流的措施,包括增加中美客運直航航班,舉辦中美旅遊高層對話,優化簽證申請流程等。我們期待著兩國人民多走動、多來往、多交流,共同續寫新時代兩國人民友好的故事!」

此後,華盛頓增加了允許中國航空公司航班降落的數量,但只是從每周35架次增加到50架次。這與新冠疫情前的每周150架次仍相去甚遠。

拜登政府正受到來自工會和美國航空公司的壓力,要求其不要再增加航班數量,因為他們認為中國航空公司在國家的支持下擁有不公平的優勢——其不會面臨來自中國的同樣繁瑣的規定;而且最重要的是,中國的航司可以飛越俄羅斯領空,從而縮短了航程、降低了成本。

美國眾議院中國問題委員會主席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和該委員會民主黨首席代表拉賈·克里希納莫爾蒂(Raja Krishnamoorthi)曾致信美國政府,信中寫道:「如果在美國政府不解決這些重大問題的情況下,美中客運航空市場繼續擴張,美國航空工人、旅客和航空公司將付出高昂的代價。」

婁曉博說,國際航班的頻率肯定會產生影響。

「根據民航數據,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到2024年底,入境航班運力甚至無法恢復到2019年(水平)的80%。」

對於那些考慮到中國旅行的人來說,還有其他潛在的障礙,比如中國先進的手機應用支付和預訂系統對於中國公民和居民來說非常順暢,但如果你剛到中國,這可能會讓你非常頭疼。

有些網站、交通方式和購物只能通過中國的電子應用程序進行,而這些應用程序有時只有中文版本。

瑞士EHL酒店管理商學院(EHL Hospitality Business School)的陳勇教授是研究中國旅遊經濟的權威。他認為,與支付和預訂應用程序有關的障礙可能會帶來真正的問題。

「外國人早已習慣使用的社交網站、在線地圖、支付應用程序等技術,在來中國旅遊時要麼不提供服務,要麼被屏蔽。」他說。

「另一方面,由於語言障礙和用戶習慣的不同,外國人仍然無法使用這些技術的中國替代品。我們需要彌合這一鴻溝,因為它嚴重影響了旅遊業。」

回到烏鎮,這兒的國際遊客數量比往年少了很多,但人群中仍有一些外國面孔。

一對意大利夫婦說,連接和使用中國支付程序的過程是一項挑戰,但這並非不可克服。不過他們笑著補充說,如果有中國朋友幫忙,那會「容易得多」。

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埃利塞奧(Eliseo)說,他在向不接受信用卡的小商販付款時遇到了問題,因為他們已不再收現金。他面臨的另一個障礙是他本國的銀行阻止了一些付款,因為認為其可能是來自中國的欺詐性支付。

中國官員承認外國遊客數量一直較少,但他們現在正努力扭轉這一局面。

他們試圖吸引更多外國遊客的方法之一是增加免簽國的數量。攜程旗下的Trip.com表示,這幾乎立即增加了來自東南亞的旅客人數。

在中國的23個城市,來自50多個國家的過境旅客如果有續程機票,也可以免簽停留幾天。

在上海,三星級以上的酒店已被告知應凖備接受國際信用卡付款,首批50輛出租車也已開始接受國際信用卡。

然而,陳勇教授認為,「設想中國入境旅遊業的長期增長將過於樂觀」。

「關鍵是要建立一種文化,讓服務提供者設身處地地為外國遊客著想。他們應該把自己想象成一個不會中文、沒有中國手機號碼、沒有支付應用程序等的外國人。」

他說,這方面的文化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

然而,在烏鎮這種本地遊客已經回歸的地方,旅遊公司希望像這樣無與倫比的景點最終也會讓外國人難以抗拒。

2024-05-10T07:19:58Z dg43tfdfdgfd